03
12月
2020

二十国集团承诺推动旅游业发展

二十国集团承诺推动旅游业发展

新华社利雅得10月7日电(记者涂一帆)二十国集团旅游部长7日召开视频会议,承诺推动旅游业发展,最大限度提升旅游业对全球可持续发展的贡献。

从拼多多直播产品功能来看,官方在引导商家和主播在直播间里增加内容和互动属性,比如,一主播举着写有商品价格的白纸,同时和观众玩起了“猜歌达人”的互动游戏;在歌舞娱乐区,一位主播直播间预告通知上写着,“6:00-10:00卖货;19:00-23:00唱歌。”

据36kr今年4月报道,拼多多给MCN机构的政策相当优渥,双方分成模式为,拼多多不向MCN机构收取押金,也不收取达人卖货佣金,电商卖货佣金结算到机构多多进宝账号,由机构和达人自行线下分配,分配比例由机构和达人自行协商。

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共和国勋章”获得者、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党总支副书记申纪兰同志,因病于2020年6月28日在长治市逝世,享年91岁。

字母榜看到,拼多多推荐的双11爆款直播中,一位工厂老板/工作人员手里正拿着一口锅向顾客介绍,“这个锅主要是走线下的,都卖1500块,进价多少钱我就不告诉你们了,拍下改价,119!”直播间画质粗糙、灯光昏暗、无任何美颜,背景是堆满了货品的仓库和正在整理货品的仓库工作人员,主播还不时地问工作人员,“这款货有多少?”

字母榜浏览拼多多直播推荐的直播内容后发现,拼多多主播大概可分两类,一是店主和主播合一,二是接地气的达人主播。

拼多多相关业务负责人曾回应称,百亿补贴页面是直播入口为平台用于测试新业务的通用流量推荐位,非固定独立入口。“其他电商和直播平台大力推行直播业务时,有商家希望在拼多多平台进行复用,平台临时进行了直播插件的上线测试,自身并未打算推出中心化入口的直播频道,更没有将其作为独立业务推出的规划。”

拼多多直播依旧是分为店铺直播和达人直播,上述多多情报通运营人员告诉字母榜,平台内部有出政策鼓励店家开播,另外,开设专门的直播服务市场,商家可以在服务市场里直接与主播机构对接达成合作,达人机构与店铺相互配合才能发展出更好的直播生态,但就目前来看,拼多多培养头牌达人主播的动作还不明显。

这和快手带货一哥辛巴宠粉式卖货如出一辙。字母榜此前在《辛有志就是快手的微商教父》中列举过,在直播带货时,他为粉丝福利和供应商争个面红耳赤,怒吼“莫把我的粉丝当孙子”;吐槽同行,他跪地乞求厂家别卖垃圾货,“不能坑害消费者”;醉酒时分,他数次痛哭喊话离不开粉丝,“处成真感情了”。

1929年生于山西省平顺县杨威村一个农民家庭的申纪兰,在1951年被选为新成立的西沟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副社长。

改革开放后,土地下了户,西沟村也将集体的山林、果园等全分给了农户,村集体就剩下“一间屋子、一张桌子、一个戳子”。紧接着,问题来了,修路、办学等公益事业,村集体都没了能力。

虽然在底层定位上有着显著差异,但在用户定位、直播形式、直播风格上,拼多多直播与快手存在着诸多相似点,如果可以培养出自己的消费媒体平台,拼多多离自己的“迪士尼+Costco”的终极梦想就更近一步了。

相比于淘宝直播,拼多多慢了几个身位,其直播业务推进的重要节点有三。

张帅分析,拼多多店主自己当主播,一是节省佣金,二是他们自己最懂产品、擅长社交裂变,在他们手里有老客的基础上,店主主播合一是相对合适的路径。

从吊唁大厅里紧抿着嘴走出来的43岁长治市民康红军,又看了眼身后,悄悄抹了抹眼。

拼多多邀请达人入驻平台直播会面临一个现实问题,张帅告诉字母榜,由于许多拼多多店铺客单价较低,达人在拼多多直播能分取的佣金也较低。他以防晒喷雾举例,“一个防晒喷雾心理价位大概在30元-80元之间,最低可能就是19.9元,结果我们和拼多多的商家交流之后发现,他们居然卖两块三。”

往地里撒肥料是个技术活,要有力气,还得撒匀实,很多人以为妇女们根本干不了。于是,比赛就从撒肥料开始。结果,妇女们胜出,几个骨干挣得10个工分。

让妇女们走出“院门”都不容易,更别提抛头露面,下地劳动。更何况,还有另外一个困难:西沟初级社实行工分制,干一天活,男人记工10分,女人只记工5分。很多下地的妇女反映,在外面辛苦一天,还不如在家纳鞋底挣得多。

“申纪兰提出‘统一经营与分散经营相结合,集体优越性和个人积极性同发挥’。”郭雪岗说,村里将集体山林、果园收回来,再承包给个人。

平顺县有句古话:好男走到县,好女走到院。男女不平等在大山里“根深蒂固”。许多年后,申纪兰还讲起当年的一个场景:来人敲门问“有人吗”,如果男人不在,妇女就直接回答“没人”。

“能活一棵,就不愁一坡。”凭着这种坚韧,背土上山,先易后难,几十年来,申纪兰和几代西沟人在四周荒山上栽了阴坡栽阳坡。如今,总面积3.05万亩的西沟村,有林面积2.67万亩,除了松柏,还有桃树、杏树、连翘、沙棘。“荒山披绿装,穷山成‘银行’。”周德松说。

20世纪80年代,申纪兰结合外出考察的经验,带领村民利用当地的硅矿资源优势,在村里建起第一个村办企业铁合金厂。此后,西沟村又建立起磁钢厂、石料厂、饮料厂,村办企业成了西沟村的经济支柱。

漫长的封建社会,“三从四德”一直是束缚女性的精神枷锁。这种根深蒂固的落后观念,让中国妇女即便是在劳动上,也不能和男人一样被平等对待。谁又能想到,率先打破这“千年坚冰”的,竟是太行山深处的一位普通农村妇女。

公报说,旅游业是受新冠疫情影响最严重的行业之一。旅游业在2019年贡献了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10.3%,创造了3.3亿个就业机会,而且该行业女性劳动力占54%。由于疫情影响,预计2020年全球旅游业较2019年将出现60%至80%的衰退。

在成千上万人的送别下,这位有着多重身份,但一辈子“离不开土地”“离不开劳动”“离不开群众”的老人,最终还是离开了她最牵挂的土地和乡亲。

张帅认为,拼多多在首页上线独立直播入口,一是证明拼多多确实重视直播业务,二是拼多多或许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直播路径。

拼多多直播间与快手的相似之处还在于,这里不乏乡土气的仓库直播、工厂直播,此前就有人总结,在快手上,可以看到玉石厂小哥检测玉石质地,工厂老板娘在档口批发衣服,农民在农间种地、养鱼、采蜂蜜。

康红军早晨六点就到了殡仪馆,他此前并没见过申纪兰,也没有去过她所在的村子。但康红军说,他敬佩申老的精神,从新闻中看到讣告消息后,今天天刚放亮,就挤上开往殡仪馆的公交车。“她为我们做了很多事,她是我们的骄傲。”康红军说。

村里地紧张,常永红多年在自家的2亩地里育苗,申纪兰嫌他发展慢,跟村里协调,去年帮常永红流转了20多亩地,今年常永红育出100多万株松、柏、山桃等树苗。

事实上,电商平台也都有类似的工厂直播,比如在淘宝直播中,就可以在“家乡好货”、“产地直供”类目中看到类似直播,但大品牌聚集的平台,流量很容易被愿意砸钱买流量的大商家吸走,这类工厂直播往往很难出现在推荐位中。

申纪兰是在土地上干出来的农业劳模。西沟老百姓都知道出路在于“农林牧”。正是当年带他们修地栽树的申纪兰,又领着西沟人艰难学习办企业。

张帅提及,达人入驻拼多多直播另一个顾虑是,平台不提供独立直播入口,达人能获得的公域流量有限,反倒要背上销售压力。

去年秋天,申纪兰在自己的4分口粮田里收获了最后一茬玉米。到冬天,西沟村党总支书记郭雪岗和她一起挥舞着农具,把地里的玉米茬根一个个刨出来,为今年的种植做准备。

改革,是申纪兰身上最鲜明的符号之一。改革开放以来,她勇于改革,大胆创新,为发展农业和农村集体经济,推动老区经济建设和老区人民脱贫攻坚作出巨大贡献,并获得“改革先锋”称号。

张帅表示,许多拼多多商家或者做微商起家商家特别擅长私域流量运营,“他们晚上表演才艺,跟顾客聊天拉感情吸粉,白天再来卖货。”

积极“向上”破圈,却屡遭大牌冷落乃至抵制,拼多多该向何处寻求突破?拼多多高层电话会议上的一番论述可作参考――二季度竞争对手在电子产品赛道发力,同时公司看到日用品对用户留存发挥的作用,选择了不同投入策略。

也有商家向字母榜表示,从他们的运营经验来看,在快手和拼多多做带货直播存在许多区别。上述商家告诉字母榜,从他自家的运营经营来看,快手更倾向于做人设、做KOL,拼多多更倾向于货品本身。

拼多多这种土味直播风与大牌要维持的高级感格格不入,但也有好处――主播风格更鲜活,和顾客距离更近,易形成社区氛围。

第一阶段从2019年拼多多进行首场直播开始。11月底,拼多多App首页百亿补贴入口里出现“好货直播”栏目,页面显示,800万粉丝大V“小小包麻麻”将进行一场带货直播;今年1月,多多直播上线,按官方说法,多多直播是开放给合作方的营销工具,以提升用户粘性和流量转化效率。

字母榜近日发现,在双11前夕,拼多多App首页上线了统一直播入口,改变了直播入口散落于各处不显眼位置的境况。

“申纪兰老人常说她是一位农民……”

熟悉申纪兰的人都知道,身材高高大大的她,有一双又厚又大、很有力气的手,上面长满老茧。申纪兰跟人握手时力气很大,她还喜欢跟人掰手腕。直到前两年,有记者采访时,她偶尔还要跟记者掰手腕“比比力气”。

快手和拼多多的基本盘同为下沉市场,从这些典型拼多多主播的直播话术来看,快手和拼多多主播同样注重感情连接、粉丝互动,比如以“哥姐”称呼顾客,进直播间的都是家人;在挂商品链接之前,主播会喊着,“在等的扣666!”

但是这些厂子污染很大,西沟老村支书张高明的爱人去地里摘豆角,回来一身渣灰,向丈夫抱怨,“也就是你当村支书我没法骂”。“铁合金厂炼一吨铁耗3900度电,还排一堆废渣。”郭雪岗说。

因为常常被拉来与阿里对比,许多人认为,拼多多直播需要一个李佳琦,但比起李佳琦,拼多多更需要的是辛巴。

品牌直播间主播习惯叫顾客“宝宝”,拼多多主播们更爱叫“哥姐”、“家人们”;前者话术得体统一,但也更像是打工人被迫营业,后者风格往往土味十足,有些直播间就像放着“清仓大甩卖”高音喇叭的线下甩卖现场;品牌直播间风格更明亮整洁、标准化,拼多多直播间则更为粗糙。

2018年春天,申纪兰上山找到正带人造林的西沟村民常永红,让他好好干、快发展、带领更多百姓致富。

上述商家告诉字母榜,淘宝直播和拼多多直播的区别是,在淘宝做直播,需要不停地更新商品,更适合达人直播模式;拼多多直播是只需要商品价格低、商品足够有吸引力,就能够不断卖货。

弥留之际,这位老人向陪伴她生活8年的身边工作人员张娟交待遗愿,只有这两条。

就像狮子身为猫科动物却具有犬科爱群居的特性,同为电商平台的拼多多,其直播业态却处处显露与淘宝、京东的不同,反倒更像抖快等内容平台的带货直播,特别是快手。

虽然拼多多上也存在许多直播间灯光明亮、房间经过精心布置的直播,但在这里,房间杂乱、商品摆放随意的直播间极多,典型代表就是工厂直播。

一位服饰品牌商家向字母榜表示,拼多多直播业务已经推出快1年了,也该在双11这个节点发力了,“特别是今年淘系双11从1号开始,常态化的活动,买家也会感到疲惫,拼多多需要一些新动作黏住用户。”

去年底,字母榜曾独家报道,快手弃拼多多联手阿里,随后快手回应,淘宝、天猫、拼多多、京东、有赞、魔筷均是快手电商合作伙伴,并不存在与其中一家深度绑定合作。如今来看,当初双方合作之所以产生嫌隙,也许是一种必然:在内容和电商的连结成为时代浪潮,同样崛起于下沉市场的拼多多,在电商内容化之路上,最容易选择、也可能是最正确的选择,就是走快手已经证明是成功的路径――黄峥和宿华,必然会在不远处狭路相逢。

将百亿补贴从电子产品调仓换股到日用品――这是拼多多的突围路线之一,而按照“迪士尼+COSTCO”的长期发展战略,另一条突围路线最近也渐渐清晰,那就是直播。

当然,这套模式的鼻祖当属微商,微商“教母”张庭在一场活动中称,与千万品牌加盟人都是“家人”。

虽然拼多多直播首秀为达人直播模式,但据抖音电商美妆top1服务商网红猫创始人张帅介绍,去年年底,拼多多做直播的策略是店铺自播,“只是当时直播电商热潮并未完全兴起,平台也未给直播业务提供多少公域流量。”这使得拼多多直播声量有限。

“不是‘说’,她就是个农民。”6月29日下午,提问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西沟村党总支书记郭雪岗打断。郭雪岗说,申纪兰的户口在村里,种地到如今,怎么能不是农民呢。

淘宝直播MCN机构运营负责人新川7月曾公布过一组数据,天猫618期间,商家自播迅猛爆发,商家直播GMV占淘宝直播整体GMV7成。

如何争取男女干同样的活,评一样的工分,申纪兰和她的姐妹们想出一个办法,“比一比”。那年,西沟妇女在申纪兰带领下,和男劳力展开了干农活比赛。

“‘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的相关补贴、费用,上交党费。”

然而,随着直播电商热度不断上升,拼多多态度开始发生变化,这是拼多多直播业务的第二个关键节点。3月,据亿邦动力报道,日前,多多直播正式向直播机构开放入驻申请,入驻的MCN需要过往在其他平台有较丰富的电商经验或旗下有较为专业的PGC达人或电商主播。

“哥姐们!我跟商家说好了!抢不到就不怪小芳了!”“哥姐们,给你们炸个虾片,看咱们家虾片瞬间开花,咱家里来人儿,咱炸盘虾片行不行?太行了!点点关注,不点关注不发货啊哥姐们!”“放心吧,咱们家不会骗你们的,来,感谢所有新进来的家人们,手镯没有下单的家人们抓紧,8块8毛钱,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今天这个太便宜了!”

今年5月14日,申纪兰回到西沟村,她和村里的两委干部开了个座谈会,讨论村里的发展情况,嘱托他们把村里的工作做好,把人民的事情办好,她去北京参加完全国两会,再把上头的精神带回来,传达给大家。

当天的会议由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沙特阿拉伯主持。会议发表的公报说,二十国集团将致力于促进旅游业复苏,将旅游业进一步发展成为一个关键的、具有韧性的行业,并充分发挥旅游业在后疫情时期更快推动世界经济复苏的潜力。

颇为有趣的是,拼多多直播集合页面的类目分区,除了双11精选、推荐、流行穿搭、珠宝饰品等电商平台传统类目外,“歌舞娱乐”被放置在了第五栏。

男人们不服,说因为“在地头吸了两袋烟”输了比赛,他们又比赛间谷苗。男劳力蹲在地上间苗,妇女们则跪在地上,头不抬脸不仰,一个劲儿往前走。晚上记工分,男人们8分,妇女们10分。经过夏季生产各个环节的劳动比试,村里人服气了,申纪兰她们赢得了和男人记一样工分的“待遇”。

“山是石头山,沟是石头沟,无土光石头,谁干也发愁。”这是20世纪50年代西沟村的模样。64岁的西沟村民周德松说,十年九旱、干石山区的西沟村,好不容易下次雨,荒山秃岭上的水裹着土乱流,不下雨又没水气,旱得不行。“留不住山上的树,就守不住沟里的地。”

拼多多尚未公布过达人直播和商家直播的GMV占比,但相比商家直播在拼多多直播GMV占比必不在少数。拼多多缺乏大品牌商家,中小商家丰富的供应链特点,使得拼多多出现了大量店主主播合一式的直播。

西沟的企业是申纪兰一个一个操劳着办起来的,但是,坚定地提出拆除工厂的也是她。2013年开始,申纪兰提出关闭铁合金厂,因为这个厂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环保要求。

农业合作化开展起来,为了解决合作社里缺劳力的困境,申纪兰开始走家串户动员这些围着锅台、炕台和碾台转的“三转妇女”,离开家里,走向田间。

粉丝们也确实吃这一套,他们的口头禅是,“必须给大哥(辛巴)面子”,11月1日,辛巴在快手的一场直播完成了18.8亿销售额。

西沟妇女“和男人干同样活,挣一样工分”的事迹,登上了《人民日报》,题目就是申纪兰的一句话——“劳动就是解放,斗争才有地位”。她以一个农村妇女的执着和对劳动的信仰,提出了“男女同工同酬”。这句话,最终写入了宪法。

公报说,二十国集团将继续通过国际合作及公私合作推动旅游业复苏,支持依靠旅游业的发展中国家,并对在疫情中遭受严重打击的中小微旅游企业提供帮助。

西沟村前任党总支书记王根考说,申纪兰尤其注意发展解决女劳力用工多的产业,村里的40多个香菇大棚,就解决了六七十个女劳力就业,“摘香菇用‘钟点工’都可以,不耽误家里事。”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模、“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申纪兰的一生有很多荣誉,有很多身份,但她最大的底色是什么呢?

此前,国信证券曾在报告中指出,拼多多社交裂变能力亦可运用在直播领域,比如现金红包的玩法――关注主播后可得现金红包,后续邀请好友助力领取。

小花背是西沟村众多山梁中最陡峭的一座,申纪兰带着村民在这里忙活一年,种下300多亩松树苗。第二年春天上山一看,树苗全部干枯,走一圈下来,只有一两棵成活。

6月30日上午,申纪兰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在长治市殡仪馆举行。在殡仪馆院子里和外面大街两侧,站满了自发前来跟老人告别的干部群众。

申纪兰的一生有很多荣誉,有很多身份,但她最大的底色,是农民。她打心底里热爱劳动。

今年,申纪兰实在种不动了。“她就催我们,该下种了、该除草了,督促着我们把地里的庄稼种好。”西沟乡组织委员、在西沟村驻村12年的宇文杰和几个同事不敢让她的地荒下。

主营拼多多大数据分析软件的多多情报通运营人员告诉字母榜,拼多多直播近期最大的动作是,陆续开放出各个入口给直播引流,比如首页资源位。“在直播的店铺会得到公域流量扶持,等于增加了一个新引流方式。可以拿同层级的店铺对比,开播与没开播的区别是最明显的,参与直播的店铺整体权重会有提升。”

拼多多首页上线直播入口,意味着拼多多直播业务走到了第三阶段。

现在看,拼多多直播带货的路径是快手带货式直播。

站在村子的路边,能看到这一小块玉米地,绿油油的苗子比周围地里的要高一些,壮实一些。“她说种地和做人一样,人哄地皮,地皮哄肚皮。种地就实打实地种,别人家上化肥,她坚持往自己的地里上粪疙瘩。”申纪兰的邻居、81岁的张相和说。

西沟从那时开始绿化荒山,年轻的申纪兰摸爬滚打在西沟四周的山山岭岭上。“走一山又一岭,小花背上去播种,今年栽上松柏树,来年大家都有功。”张相和还清楚记得申纪兰带着大家上山种树时高喊的口号。

党的十八大后,西沟村将这些“高耗能、高污染、高排放”的“三高”企业全部关停,提出打造“红色西沟、绿色西沟、彩色西沟”的新型“三色”产业发展思路,村里建起了香菇大棚、光伏发电基地,引进了知名服饰公司。2019年全村经济总收入7200万元,上缴税金1400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1.36万元,是平顺县农民人均纯收入最高的村。

淘宝直播的主播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品牌方店播,一类是达人直播,具体又可分为网红主播与明星主播,网红代表为李佳琦、薇娅、雪梨,明星代表为刘涛、汪涵等。京东直播起步较晚,路径则与淘宝相仿。

相比淘宝、抖音和快手,看上去,拼多多此前对直播态度稍显冷淡,直播入口一直零散地分布在APP里,比如可通过点击搜索/推荐页面商品列表中带有直播字样的商品进入商家直播,而无统一的独立入口。

49岁的常永红小时候就看着父辈们一下雨就拿上镰刀、背上书包往山上跑,长大后轮到他去上山种树。常永红成立了公司和造林合作社,带着30多户村民育苗、种树。西沟没地方种,就在县里的其他山上种,十几年间,常永红带人在山上种了一两万亩树。像他一样领着百姓造林的合作社,村里还有四五个。“种树,成了西沟人遗传的基因。”常永红说。

西沟的地金贵,1940人的村子,耕地面积才1080亩。申纪兰舍不得浪费,况且这些地都是她带着大家一筐筐背土将薄田变肥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