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12月
2020

长沙“无人认领”别墅开发商涉黑案开庭18人涉27起犯罪活动

据长沙开福法院微信号16日消息,11月12日、13日,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被告人郑波、黄琦等18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案。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郑波等18名被告人及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

公诉机关指控:1990年以来,王忠和(另案处理)及其家族人员在当地蛮横无理,随意殴打他人,形成了讲狠讲霸道的恶名。20世纪90年代初,王忠和及其家族利用初步形成的社会影响力,先后承接了多个工程项目,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1999年,王忠和先后成立长沙市同升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长沙亚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在开发过程中,王忠和通过非法占用农用地建设别墅出售等方式进行敛财,并在同年建设学校,涉足教育领域。2000年8月,王忠和成立长沙同升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大量招聘保安和职员充当自己及家族的手下和打手,大肆敛财,经济实力进一步扩张,逐渐坐大成势。

同时,快手的营收也放缓了:今年上半年营收253亿元,同比增长仅48%,2018年和2019年都拥有90%以上的增长。

11月5日,快手电商节前夜,快手向香港联交所递交IPO申请。当晚,辛巴连续发了两个短视频,为电商节的直播带货做了个预告。

两个短视频寡头之间愈卷愈烈的竞争,除了对彼此动作的防守和反攻,还有大公司们从点到面的格挡。在游戏方面,字节跳动除了收购页游和手游公司,还在今年2月成立了自己的游戏部门。而快手,会在游戏分区上架自己发行或收购的游戏,还上架了腾讯发行的《王者荣耀》和《和平精英》。

快手很快转型成为短视频社交平台。2016年,快手又推出了直播功能,并成了家彻底的“直播公司”。直播一直是贡献营收的主力,2017年到2019年间,直播占快手总营收超过80%以上。

但从2017年的数据中,我们能看到,快手作为一个发展了数年的短视频社区,起初并没有选择通过广告进行商业化。而抖音,在诞生一年内就开始用信息流广告挣钱了。据媒体报道,宿华和程一笑选择直播变现,原因是广告容易影响到用户体验。

抖音和快手,总是被同时提及的app,原本站在完全不一样的起点。但现在,各个领域总能见到两个app乃至两家公司的缠斗——通过短视频争夺用户以及他们的时间;争相吸引直播电商的MCN机构和明星;两家公司,都曾利用春晚收割过一大批用户。抖音在2019年上了春晚,快手则在2020年成为春晚独家互动合作伙伴;甚至是两家公司布局的投资版图,都要挤占同一赛道。

今年2月份,快手如期实现3亿日活的目标。这是被老对手抖音“卷”出来的结果。

趋势很明显了。“直播以外的业务”,指的正是快手2018年开展的广告和电商业务。

除了抖音、今日头条等火车头的带动,字节跳动还有西瓜视频、皮皮虾等已经相对成熟的应用。快手的面上,看起来是一款app在单打独斗,但在相互交错的轨道上,是更激烈的竞争。

但就像所有换脸、做动图的app一样,工具类应用都逃不过一个宿命——它们总是在一波爆发之后,几周内又销声匿迹。再过一年,又有新产品沿着同样的轨迹再火一遍。

如今的快手,是一家依靠直播打赏、广告和电商赚钱的公司。

但此时的快手电商,其实只是一块非常小的业务。2020年上半年,包括电商、网络游戏和增值服务在内的业务,占总收入比例只有3.2%。

但是,营收主力的增长速度大幅下滑,直播收入同比增长17%,而2018年和2019年,直播增速同比高达134%和69%。

招股书中,快手将网络游戏、在线知识分享、本地服务等视作了公司的未来。作为腾讯投资版图下的一员,快手自己也在建构投资版图。有意思的是,快手和字节跳动几乎在各个投资赛道和领域上也出现了近身搏击。

同一天,字节跳动也放出了要以1800亿美元融资,分拆抖音和西瓜视频上市的消息。不少人分析,快手此次寻求IPO,是为了抢在字节跳动之前上市。

因为不断升级的“军备竞赛”,快手和抖音越来越像了。

2017年到2019年,快手商业化之后一路盈利,营收也不断增长。但2020年上半年,快手转盈为亏,亏损63亿元。

快手电商的GMV,指的是通过短视频、直播或直接在小店中成交的销售额。而快手老铁之间极有黏性的关系,让平台的平均重复购买率达到60%以上。

那些投资过快手的投资人,如今都被奉为慧眼。

亏损的原因,是快手花了137亿元用于销售和营销开支。招股书解释,这些钱主要用于快手极速版及其他应用的营销和推广。

直播打赏贡献的收入比例下降,广告收入的天花板不高,快手的三块业务中,电商被更多人视为它的下一个增长点。

只有工具,没有社交的产品,都活得不久。

快手极速版推出的单列信息流,和抖音几乎一模一样;今年618开始,两个app都找了大批明星直播带货,抖音是延续一贯风格,快手则是为了减弱家族和老铁气质。

不少APP都曾推出过极速版。这种功能更精简、上手更方便、配置更适应低配手机的版本,其实还是为了让app走向下沉市场。快手在去年8月推出极速版的同时,还采用了“邀请好友拿现金奖励”、“签到、看视频拿红包”等拉新模式。

2011年,快手诞生时,还只是个制作GIF的工具,叫“GIF快手”。那时微信也才出生没多久,GIF带来的有趣视觉循环,占据比视频更小的内存,很能在当时的微博等社交媒体上获得传播。

事实上,快手上春晚,又巨额签下周杰伦等明星。目的也都是为了争夺下沉市场的用户。

多年来,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为树立非法权威,维护非法利益,先后有组织地实施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寻衅滋事、敲诈勒索、诬陷、非法拘禁、故意伤害、强迫交易、非法占用农用地、妨害公务、非法侵入住宅等27起犯罪活动,同时还实施了16起殴打他人、拦截、恐吓等违法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

快手花钱解焦虑,压力可想而知。

招股书显示,快手电商创造的GMV从2018年不到1亿元,增至今年上半年的1096亿元。快手电商在今年9月也公布了一组数据,2020年8月快手电商订单量超5亿单。过去12个月,快手电商累计订单总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位列电商行业第四。

招股书中,快手列出了自己的几个风险点,也是投资人们势必会关心的几个问题。总结起来,它们主要是留住老用户、保持新用户数量的持续增长,以及如何保证几个业务盈利等问题。

快手还在2018年,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116电商节。第一届快手电商节,散打哥单日直播销售额超1.6亿,超过了当时5小时卖出1.02亿的薇娅。但随后,这个纪录又被辛巴打破。

Questmobile今年9月发布的报告也表示,快手用户人均每月打开app的次数很多,而且快手的月活用户中,内容创作者的比例最高——老铁们不光爱打赏,还更爱相互分享自己的生活。

今年4月20日,快手花3000万美元投资了在线教育平台火花思维。而字节跳动早在2018年就上线了知识服务类软件好好学习,又在2019年,投资或收购K12、少儿英语、大学教育等在线学习平台。仅今年,就推出瓜瓜龙英语、瓜瓜龙思维等学习平台。

大股东腾讯在快手D轮以后,连续投融资5轮,持股21.57%,获利超过350亿元。

快手的广告业务正快速成长:2017年,快手的广告收入仅几百万元,不到整体收入的5%。今年上半年,广告收入已经达到72亿元,贡献了整体收入的28.3%。

老铁们是快手社区氛围的基础,也是用真金白银留住主播的原因。打赏变少,很可能导致主播流失。

如今人人依赖互联网——2015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日均在线时长2.9小时,2019年,提升到4.35小时——除睡觉之外,很多人一天1/4的时间都泡在手机里。其中,又有1/3的时间花在视频平台。

毕竟这个曾经只有一名员工的GIF应用,在生死线上挣扎。如今,招股书显示,快手底下有16000多名员工,IPO后市值500亿美元。

如果拉出快手10轮投融资的数字,会发现,比腾讯获利更多的投资人是五源资本。这家投资公司的合伙人张斐推动了快手成立,还在天使轮及A轮先后投了30万美元和数百万美元,如今持股16.66%。按市值500亿美元计算,五源资本将获利495亿元。张斐个人的200万元天使投资,回报将近1万倍。

和字节跳动的“军备竞赛”

广告变现和用户体验之间的矛盾,事实上到现在也不能很好解决——广告投放再精准,为了娱乐体验刷app的用户们,也会觉得受到打扰。

10月下旬,据媒体报道,长沙市雨花区同升湖山庄有78栋别墅无人认领,还有60套洋房亦存在同样情况。同升湖山庄小区位于长沙市雨花区洞井镇,该小区于2000年开盘,占地2300亩,山庄依600亩同升湖而建,开发商是长沙亚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背后老板即曾在湖南排名前50的亿万富豪王忠和。

直播电商增长快,但还是小业务

电商基础设施的铺设并非朝夕之功。即便是电商尝试更激进的抖音,目前依旧会遭到产品质量有问题、难找到退货按键的诟病,更不用说落在后面的快手了。

尽管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时间黑洞,但快手很难舒服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今年2月快手达成3亿日活目标,但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截至今年6月底,快手中国APP+小程序的平均日活跃用户是3.02亿——尽管统计口径或许略有差异。但4个月只涨了个零头,快手的用户增长速度几乎可以被视作停滞。

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人数众多,结构紧密,层次分明,王忠和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发起者、创建者,负责决策、指挥该组织的活动及运转,为组织者、领导者。周淑兰、王铭川、刘雨城、王娜(均另案处理)及被告人郑波、黄琦、汪海军、李梅、廖华南多次积极参加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或积极参与较为严重的犯罪活动且作用突出,或在该黑社会性质组织中起重要作用,均为积极参加者。被告人高某、刁某久、刘某君、杨某、湛某、王某德、张某清、龙某强、董某明、熊某明、李某荣、邹某军、刘某接受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领导和管理,参加违法犯罪活动,均为一般参加者。

同时,直播以外的业务正在快速成长。2017年至2019年,快手从直播赚取的收入分别为79亿元、186亿元和314亿元,占总收入分别为95.3%、91.7%和80.4%。今年上半年,直播收入只占总收入68.5%。

快手这份700多页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止,它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直播平台(以打赏流水及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计)、全球第二大短视频平台(以平均日活跃用户数计)和全球第二大直播电商平台(以商品交易总额计)。

两年过去,直播间的销售额已经成为一个日渐膨胀的数字,而116电商节也很难像“光棍节”这种带着自嘲意味的概念,在更广泛的人群中传播开。

2018年,快手推出视频推荐算法机制,让广告更精准地推到用户眼前。同年,快手上线快手小店,并且先后接入淘宝、有赞和魔筷星选等几家第三方电商平台。

都是时间熔炉,但抖音吸走了更多人的时间

今年快手和江苏卫视合作,成为今年双11第一个举办晚会的平台:快手10月30日就办了晚会,抢跑天猫和苏宁易购。但在大家提起双11时,想到的大概率或许也还是天猫或京东。

这些“第一”、“第二‘的名头能说明快手的地位,但招股书的字里行间却释放出令快手自己、以及令竞争对手都焦虑的信号。

或许快手首先需要解释的是自己的亏损。

招股书显示,快手每位日活跃用户日均使用时长85分钟,比B站用户日均78分钟的使用时长还要久。

庭审中,针对该案的事实和证据,控辩双方进行了充分质证和辩论。法庭依法保障了被告人、辩护人的诉讼权利。因该案涉案人数多,案情重大复杂,法庭将择期宣判。

相比之下,用户体量更大的抖音,增速更快:去年中旬,抖音已经拥有了3亿日活。它还凭借母公司字节跳动在各个领域的布局,花费7个月时间就获得了2亿用户增长。截至2020年8月,抖音(包含抖音火山版在内)日活跃用户超过6亿。

快手是短视频潮流之下的受益者,更是推动短视频浪头的参与者。

究其原因,尽管愿意为直播付费的快手用户一直在增长,2017年的1260万增至今年6月的6400万。但快手从这些付费用户上获得的平均收入不见提高,反倒减少:2017年,直播月度付费用户平均收入52.5元,今年6月变成了45.2元。

和此前不断做出的电商化尝试的抖音一样,快手也在铺设电商的基础设施。2018年后,快手先是上线了小店,后接入第三方电商平台,随后又升级了快手小店,让消费者在快手内就完成直播-购买-查看订单的动作,不需要跳转到其他平台。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