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1月
2021

大力出奇迹字节跳动对教育业务动真格了

字节跳动的教育版图如今有了一个新名字。

10月29日,字节跳动宣布启用全新教育品牌“大力教育”。作为字节跳动旗下首个公开发布的业务独立品牌,大力教育承接字节跳动所有教育产品及业务,原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出任大力教育CEO。

市场有潜力,字节跳动有战略定力和投入的底气,接下来需要回答的就是路径问题。目前,字节跳动采取了覆盖多年龄段、涵盖多学科及多种课程、软硬件均有尝试的完整布局,在大框架搭建完毕后,提升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就成为了接下来的业务重点。

而从实际效用来看,将品牌独立无论对内进行资源整合,对外进行市场品牌传播都有好处,能够增强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整体存在感。

在内部屡次释放战略决心,外部竞争不断加剧的背景下,字节跳动推出大力教育品牌究竟意欲何为?而在品牌独立之后,字节跳动教育板块又将落子何处?

长沙晚报10月26日讯(全媒体记者 周和平 通讯员 黄明明)“昨天我组的罗孝和同志从海南回院,说我院在海南工作人员还缺乏一些生活物资,主要是油、豆类,现特派我组张健、郭桂生二同志前来贵场请求支援,请你大力协助解决为盼!”这是一封写于1975年1月31日的简短书信,写信者为袁隆平,收信者谌海丰是袁隆平在安江农校的学生。今年初,该书信由谌海丰女儿谌建云捐献给了隆平水稻博物馆。近日,在湖南省博物馆举行的2020湖南(金秋)文物博览会上,该书信作为国家一级文物获评湖南文物保护利用创新发展优秀文物征集与捐赠优秀案例。

大力教育品牌的推出意味着字节跳动对于教育业务的思考已经愈加清晰,而随着这家新晋巨头持续加码,大力教育之于教育市场的影响将越来越不可忽视。

字节跳动再一次对外展示了自己投入教育的姿态。

字节跳动做教育的决心无可置疑。

15日晚间, @钱峰雷发布微博称,感谢香港警队!为支持香港警方尽早破案,拟在明天星岛日报等媒体刊登悬红公告。请更多知情人士提供线索。还社会以安宁!

此外还有批改工具产品大力爱辅导、服务教研教学端的极课大数据,以及扶持教育创作者计划的学浪计划。

记者了解到,为了加快研究杂交制种技术速度,考虑到气候条件,研究领导小组提出了“夏长沙、秋南宁、冬海南”的计划。也就是说,冬季去海南开展杂交制种技术攻关,这是与季节赛跑。

架构落定后的精细深耕

教育毫无疑问是值得大力投入的事业,在战略坚定、路径明晰的背景下,此时独立大力教育品牌是字节跳动继续做好教育的重要一步棋:如前文所述,分拆对内对外都有裨益,更重要的是,分拆独立品牌可以为教育业务争得更多资源,持续为这一新业务下重注,而这在当下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非常重要。

事实上,字节跳动在教育业务上的探索从两年前就已经开始,2018年,字节跳动推出GoGokid,进军在线少儿英语一对一培训;在投资方面,字节跳动也出手频繁,自2018年开始,陆续收购学霸君B端业务,投资一起作业、晓羊科技、AIKID、极课大数据等教育公司;2019年,在将华罗庚网校收入囊中后,这一瞄准K12赛道的在线直播课产品更名为清北网校;今年8月收购启蒙教育产品你拍一。

实验日复一日地在海南进行着,科研小组生活又遇到了新的困难,食用油等物资即将断档,厨房马上就要揭不开锅了。1975年1月30日,从海南辗转回到长沙后,罗孝和将科研小组生活遇到的困难报告了在湖南省农业科学院工作的袁隆平。获悉该情况,袁隆平想起了在安江农校毕业的一个学生——谌海丰。其时谌海丰在常德津市涔澹农场农科所任所长,该农场物资相对充裕。于是袁隆平提笔给谌海丰写了这封求助信,希望能得到油、豆类等基本生活物资的支持。

今年3月,在字节跳动成立八周年之际,张一鸣发布公开信,对外分享了其未来工作的三个重点,其中之一就是教育。张一鸣在公开信中表示,对于已有成功业务的公司来说,启动新业务是不容易的,有惯性也有惰性。在新的领域大胆的尝试,是始终创业的重要标志,而教育是公司跨界尝试的新业务方向。

在宣布推出大力教育品牌的同时,大力教育还推出了首款教育智能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专注孩子的作业场景。值得注意的是,大力智能作业灯配备了AI摄像头,借助人工智能及相关技术,推出查词、跟读、讲解等诸多功能。

以字节跳动今年8月收购你拍一为例,在收购你拍一之前,内部已经有瓜瓜龙品牌,而这条业务线下同样有数学思维启蒙课,但是仔细分析可以看出,你拍一与瓜瓜龙还是存在差别。

清北网校,专注于中小学课程的在线辅导教育产品。

@钱峰雷在微博中表示,任何人士若能提供可靠消息或证据,如银色私家车车牌片段等等,可获奖赏最高港币一千万元,或按比例之悬红金额。若能提供可靠消息及证据指正幕后指使人士,及在香港成功定罪,可获更高赏金。

字节跳动死磕教育的原因不难理解。

你拍一,面向3-12岁孩子提供在线小班直播形式的数理思维课程。

此次大力教育高调发布的第一款产品虽然是硬件,但是从介绍来看,这个硬件产品与旗下的软件产品进行了打通,秉承了软硬一体的思路。从推出硬件产品的动作可以看出,在当下行业竞争加剧并趋于同质化的现状下,字节跳动大力教育希冀通过产品创新探索更多路径。

另外,面对外界有关字节跳动没有教育基因的质疑,除了在意识层面强调保持大胆尝试的勇气外,在业务层面,字节跳动也在尝试联动已有优势业务促进教育业务的发展。

而德勤在此前的一份报告中对中国教育市场规模做出了更加乐观的判断,据该份报告预测,至2020年,中国民办教育的总体规模将达到3.36万亿元,至2025年,这一数字将接近5万亿元,并实现10.8%的年均复合增长率。

从高层的屡次表态中可以看出,字节跳动不是抱着玩票、追风口的心态去做教育,其对教育的价值、教育业务的特殊性有认知,也基于既往实践充分尊重这个行业的特点,愿意跳出过去的肌肉记忆,选择更加耐心的投入。

这显示出,经过前期激进的探索后,当前,字节跳动对教育板块不同业务线的思考和定位趋于成熟,这成为了字节跳动独立大力教育品牌的基础,也意味着经过前期探索,字节跳动围绕教育的布局大框架已经趋于稳定。

因此,对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前路的观察,需要进行更加深入的探讨。

从字节跳动一路做教育的表现来看,虽然打造出了今日头条和抖音两个爆品,但其并没有被囿于过去的辉煌中。自研与投资齐头并进,搭建业务框架后进行内部资源整合,联动字节内部拳头产品助力教育等系列布局,已经显示出字节跳动认知到了教育业务的特殊性,有摆脱过去成功包袱的意识,愿意并能够为这个业务投入更多时间,保持耐心。

当前,在大框架内加强业务联动,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是大力教育的一大重点方向,例如,根据公开信息,瓜瓜龙英语与GoGokid已在尝试联动。在行业发展迅速而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这样的联动意义重大,其有助于减轻内耗,提高业务效率,“大力”一处使。

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明年设专柜展出

“袁隆平院士平时很少写信,写给谌海丰的书信原件能征集进馆弥足珍贵。”孙中华告诉记者,今年7月,经省、市文物专家鉴定,该书信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有力地证明了杂交水稻科研之路的艰辛与不易,充分体现了杂交水稻科研团队矢志不渝、攻坚克难的科学精神。明年,隆平水稻博物馆将设专柜展出袁隆平院士写给谌海丰的这封书信,并作为弘扬隆平精神重要实物开发精品党课。

瓜瓜龙,专为2-8岁孩子研发的趣味启蒙互动课程,含英语、语文、思维三大学科。

在这个时点推出独立的教育品牌,结合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现状,能够推测出,其对教育业务的思考已经愈加成熟。

对于以上两点,张一鸣在公开信中已经有清醒认知:“教育对激发人的潜力非常关键,并且教育本身也还有巨大的潜力。”

首先是现实价值——教育市场的想象空间实在非常诱人。据奥纬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到2019年,我国K-12教育培训行业市场规模年复均合增速接近30%。2019年中国K-12教育培训行业市场规模已超8000亿元,其中课后辅导细分市场占比约六成,市场规模约4700亿元;素质教育和英语培训细分市场的规模分别约2500亿元和800亿元。

在在线教育平台的帮助下,优秀老师可以触达的学生群体被大大拓展,物理和地域区隔也被打破,因此,以在线教育为代表的技术进步可以促进教育公平的实现。

在2019年12月去世前,谌海丰怀着对袁隆平院士的无比敬仰,叮嘱女儿女婿将该书信无偿捐赠给隆平水稻博物馆。今年1月8日一大早,带着嘱托,谌建云和丈夫王正清特意从常德驱车赶到隆平水稻博物馆,将袁隆平院士给谌海丰的信以及谌海丰的安江农校毕业证等物品,均无偿捐赠给隆平水稻博物馆予以馆藏。

从屡次释放的信息和实际行动来看,字节跳动展示了投入这一业务的决心和耐心,此次大力教育品牌独立,是高层表态的实践落地。而结合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发展脉络能够看出,这次教育品牌独立也是观察字节跳动做教育业务的战略的窗口。

科研小组物资告急,袁隆平写信求助

作为我国杂交水稻研究创始人,有着“杂交水稻之父”之誉的袁隆平院士,从1964年便开始研究杂交水稻。到1970年,他最先发现了水稻雄性不育株,并提出通过培育不育系、保持系、恢复系来利用杂种优势的设想。

历经两年摸索,基于投资、自研两种方式,字节跳动当前教育业务线已经不再单薄,具体来看,其旗下产品包括:

3年前,在隆平水稻博物馆开展的文物征集活动中, 时任馆长的孙中华获悉谌海丰仍保留着袁隆平院士这封书信,便多次与谌海丰及其亲属联系,并邀请其女儿谌建云于2018年10月参观了隆平水稻博物馆,争取其支持,此后通过微信一直与其保持联系。

开言英语,面向成人用户的在线职场英语培训。

GoGokid,面向4-12岁孩子的在线少儿英语1对1学习平台,主打纯北美外教。

无论是表态还是实践,字节跳动投入教育的决心毋庸置疑,但是关于字节能否做好教育的疑问也始终不绝。一方面字节跳动既往产品与教育几乎没有交集,探索教育是从0开始。另一方面,大力教育的全业务布局意味着其要在多个赛道多点出击,而当前这些赛道都已经跑出了一批大小独角兽,字节跳动能否攻破对手的竞争防线,仍有待观察。

同时,基于教育业务的本质,围绕教研教学、产品研发下重注也非常重要,今年5月,清北网校发布招聘启示以两百万年薪招聘网课教师就是典型。

对此,字节跳动创始人兼CEO张一鸣表示:“大力教育的品牌独立只是一个开始,我们对教育事业会长期有耐心。”发布会演讲中,陈林强调,拥有独立品牌的“大力教育”未来将专注于“大教育”领域,深耕教育服务的所有场景、赋能教育生态中所有参与者,并始终关注人的成长。

四个月后,在一次面向教育团队的全员分享中,陈林在一次确定了字节跳动投入教育的决心:“字节跳动做教育的最大优势不是流量、产品和技术,而是我们的战略决心和组织文化;未来三年,教育业务持续大力度投入,不考虑盈利。”

袁隆平的求助信发出后,谌海丰不久便收到了这封信。“当时谌海丰正在休假,收到信后,立刻上报给了农场党委。”孙中华说,涔澹农场党委领导非常重视,经过开会研究后,迅速调拨了油、豆类等物资,还杀了两头猪腌成腊肉,交给了袁隆平派来的两位同志带走。

能够看出,在业务线上,字节跳动教育已经形成横跨Pre-K、K12、成人教育多年龄段,涵盖多学科、多种课程形式,软硬件均有尝试的完整业务布局。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国物资仍旧极度匮乏。1975年冬天,杂交制种技术攻关科研小组在海南进行育种实验,育种实验田远离城镇,生活物资很难保障。据隆平水稻博物馆党组书记孙中华介绍,那时每次出门,小组成员会从家里带一些腊肉、腊香肠。罗孝和是当时小组管伙食的会计,从老家带来的腊肉,都由他小心翼翼地保管着。海南的气温高,腊肉到海南之后每天都会滴油,肉的重量就减轻了。眼看着腊肉日渐“消瘦”,他着急地向袁隆平报告:“袁老师,今天又减少了二两!”袁隆平笑着回答:“腊肉滴油,分量自然就少了。”

其次是社会价值。当前,教育资源分配不均仍是客观存在的事实,由于区域之间经济发展水平存在差距,一定程度上导致不同地域的学生所能享受到的教研教学资源,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存在差异。自互联网诞生以来,信息鸿沟被大大填平,这一技术在信息普惠上产生的价值,同样可以应用到教育领域。

今年以来,字节跳动已经围绕教育业务释放多次信号:3月,张一鸣公开表示思考和规划教育等新战略方向是其接下来的工作重点。7月,陈林放话未来三年教育业务不考虑盈利。

比如,两款产品在年龄段上稍有区别——录播课形式的瓜瓜龙思维更多面向2-6岁启蒙阶段的孩子,而直播课产品你拍一更加适合3-12岁孩子的数学思维深度学习。二者并存既可以满足不同年龄、不同消费能力用户需求,也可以体系内导流、延长用户生命周期,形成协同互补效应。

今年6月8日,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宣布推出“学浪计划”,为K12、语言教学、高考、考研、职业教育等严肃教育内容提供流量支持,并为相关创作者提供运营培训、变现指导等一揽子服务——这是字节跳动联动内部资源助力教育业务发展的代表性尝试。

这显然是一个空间足够大的市场,但是行业现状是辅导市场的集中程度仍不够高,更大的市场空间被散落各地的小机构分食着。在线教育的模式为行业带来了整合契机,只要平台取得足够高的市场占有率,市场足够支撑一家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

在启蒙赛道上的布局可以看出,字节跳动追求效率与质量的统一,面对极速发展的赛道,在自研产品的基础上也通过投资补足短板,在快速发展的市场竞争中争夺时间。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