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月
2021

澳情报人员突击搜查中国记者住所还强令不得报道!专家“白色恐怖”在澳大利亚沉渣泛起

环球时报消息,近日,澳大利亚情报部门人员悍然突击搜查中国驻澳媒体记者住所,长时间盘问记者,强行扣押记者电脑、手机等,并要求记者不得对外报道搜查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官网转引了新华网8日晚发布的一篇有关上述事件的评论文章《“白色恐怖”在澳大利亚沉渣泛起》。文章披露:6月26日拂晓,澳大利亚国家情报机构人员在没有任何正当理由,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突袭”搜查中国驻澳媒体记者居所,对记者进行长达数小时盘问,并带走记者工作电脑、手机、移动U盘、文字手稿等。澳情报人员并要求中方记者就此次搜查活动对外“保密”。

最神奇的一次,是1946年攻打泰安的战斗,杨根思用18颗手榴弹攻下全城的制高点。敌人的子弹击中杨根思的脸,一时间血肉模糊,班长不顾杨根思的反对,连眼睛都一块儿给他包扎上。不可思议的是,在班长的指挥下,蒙着眼睛的杨根思扔出去两颗手榴弹,居然都精确命中目标!

英雄远去,精神永存。记者近日前往杨根思家乡泰兴寻访,连线与杨根思一同入朝的战友,采访杨根思老班长的女儿,还原杨根思感天动地的英雄故事。

雕塑,定格的时间是1950年11月29日,地点是朝鲜长津湖下碣隅里东南面的小高岭1071高地。

300多次战斗淬炼出的英雄

“3连连长杨根思领受了控制1071高地东南屏障小高岭的任务。营指挥员的命令是:‘不许敌人爬上1071高地寸步,坚决把敌人消灭在小高岭阵地之前!’杨根思没有丝毫犹豫,他亲率3排把守小高岭。他把兵力和火力布置好以后,对全排战友说:‘同志们,在反抗美国侵略者的正义战争中立功吧!’”

杨根思烈士陵园有三张珍贵的照片,再现英雄当年风采。其中一张拍于入朝前的六人合影尤为引人注目。照片上的杨根思身着整齐的军装,表情略显腼腆。大伙如众星捧月一般,将杨根思围在中间。

关于杨根思递交入党申请书时的情景,有一篇文章这样描述:

“杨根思的事迹影响和激励了广大志愿军战士。在临清江反击战的时候,就涌现了38位杨根思式英雄。到了上甘岭战役,出现了68位杨根思式英雄。黄继光牺牲后,从他的饭包里发现三本连环画,第一本就是描绘的杨根思。”杨根思烈士陵园副主任陆蔚说,1952年5月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杨根思追记特等功,并追授“特级战斗英雄”称号,命名他生前所在连为“杨根思连”。 (赵晓勇 孙巡)

筑牢太湖堤坝 确保安全 朱吉鹏 摄

驻尼泊尔使馆祝大家健康平安!

在战场上,他喊出铮铮誓言:“在革命战士面前,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务,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不相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70年过去了,“三个不相信”的英雄宣言依旧响彻云霄,成为我军战胜困难走向胜利的宝贵精神财富。

10月11日,记者来到这里。远远望去,陵园大道中央的雕塑上,杨根思一身戎装怒视敌人,左手攥拳,右手紧抱炸药包,背依山体,脚踏侵略者钢盔,坚毅的眉宇间尽显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杨根思,这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是用什么特殊材料、在什么特殊熔炉里炼就的?采访中,记者一次次思索这个问题。

苦难出英雄。根思乡根思村村委会主任李小军说,杨根思1922年11月生于泰兴县杨货郎店(现泰兴市根思乡根思村),7岁时父母双亡,从小和哥哥相依为命,给地主当过长工,在上海给资本家当过童工。1944年2月,杨根思回到家乡,参加了新四军。

70年前,杨根思作为志愿军第20军58师172团3连连长,奔赴抗美援朝战场。那一年,他刚满28岁,而这一走就再也没能回到家乡。

10月15日,记者几经周折联系上定居成都的杨德盛,90岁的他与杨根思同是江苏老乡,他们一同赴朝参战,而且在同一个连队,即志愿军第20军58师172团3连。

(一)前往医疗机构进行“双检测”时,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全程佩戴外科/N95口罩、护目镜、一次性手套等,做好自身防护。目前驻尼泊尔使馆指定的2家医疗机构均提供上门采样服务,如需上门采样请直接咨询医院。

杨根思本来姓羊,叫羊庚玺,参军时登记员写错了,才有了“杨根思”这个名字。杨德盛回忆,杨根思个子比他高,也大他几岁,性子有点儿闷,不怎么爱说话。他俩刚认识时,杨德盛并不在杨根思的那个连,而是在机炮连。不过,他早就耳闻杨根思是战斗英雄,是响当当的“爆破大王”。

7月16日,江苏省无锡市宜兴市,防汛抢险队员在环太湖大堤周铁段加固堤岸。受持续阴雨天气的影响,太湖水位持续高位运行,宜兴市加强对太湖堤岸的隐患排查,及时加固堤岸。

(四)乘机时注意全程做好防护。佩戴外科/N95口罩、护目镜、一次性手套等;勤洗手,不具备洗手条件时,勤用免洗洗手液或消毒湿纸巾进行手部消毒,避免用手触摸眼、口、鼻。机场候机时注意保持安全距离。在机舱内尽量避免饮水、就餐。如需如厕,请佩戴好口罩、护目镜,避免摘除口罩,造成交叉感染。

“我这一辈子都交给党了”

“我父亲是杨根思的入伍入党介绍人,他常给我们讲杨根思的英雄故事,并把这两张珍贵的照片传给了我。”10月16日,吴春林女儿吴晓静告诉记者,杨根思身穿人民解放军军服的那张照片,是他1950年获得“全国战斗英雄”称号后拍的。另一张是重返部队前的1950年10月12日,杨根思第一时间向老班长话别,吴春林用老式相机,为杨根思拍下一张宝贵的军装照,这也是杨根思生前最后一次拍照。

“老连长牺牲时,我远远地看到了火光”

当敌人发起第9次进攻时,杨根思命令通讯员把重伤员背下阵地,又命令机枪手把打光子弹的重机枪撤下阵地,自己孤身一人留下坚持战斗。打出最后一颗子弹后,杨根思埋伏在高地上,当美国兵快到山顶时,他抱起一个炸药包,拉响导火索,冲向敌群,与40多个敌人同归于尽。

此外,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9月1日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作为美国的亲密盟友,澳大利亚一些人似乎被传染上了对华恐惧和臆想“偏执症”,中方希望澳大利亚能够奉行建设性的、而不是破坏性的对华政策。

1950年9月26日,杨根思作为三野9兵团20军选出来的四名代表之一,出席全国英模大会,与800多名战斗英雄和劳动模范一道,受到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的亲切接见。当他返回部队浙江驻地时,部队已奔赴朝鲜战场,他和战友一路追赶,在山东追上大部队。1950年11月7日,杨根思带领全连169人跨过鸭绿江。

由于遭受敌机轰炸,志愿军口粮不能及时供应,3连战士每人一天就靠几个冻得硬邦邦的土豆充饥。最困难的时候,大家饿了就吃树皮,从被炸弹炸开的冻土里找草根吃。小高岭战斗前,营部奖给3连一筐土豆,杨根思全部分给战士,而他自己没留一个土豆。

(三)如登机前本人或密切接触者出现发热等疑似症状,请更改行程。为了您和同机人员安全,请待恢复健康并符合乘机要求后再重新制订赴华行程。

机舱内空间密闭,交叉感染风险高。请综合考虑疫情常态化下的工作、学习、生活实际,避免不必要的旅行。如确需旅行请严格遵守“关于搭乘航班赴华人员须凭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及血清抗体检测双阴性证明乘机的通知”要求。

伴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杨根思用生命为夺取战役胜利赢得时间,践行了“人在阵地在”的誓言。杨德盛的儿子告诉记者,为了缅怀老连长,父亲特意给他取名“杨根宝”。

泰兴市公安局督察大队副大队长翁海林,曾任杨根思连第18任连长。在他看来,“英雄壮举,绝非偶然”。翁海林老家在泰兴黄桥镇,离根思乡有20多公里,从小学到高中,每逢清明节,学校都组织他们步行前往杨根思烈士陵园祭扫先烈,“那时,英雄杨根思的形象就在我脑海中烙下深深印记。”

“父亲告诉我,这些都是真实记录。”吴晓静从父亲的讲述中,了解到杨根思参军的经历:1944年2月的一天,吴春林所在部队正在急行军,杨根思跟了上去。吴春林说他们是要去打仗的,杨根思说“我也去”,就一直跟着。吴春林就把行军包后面备用的鞋子扔给他,对他说:“跟上部队!”杨根思穿上鞋子进了队伍,马上就参加战斗。这场阻击战后,杨根思正式入伍。

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杨根思经历过300多次大小战斗,靠着过人的胆识和身手屡建奇功。

(二)完成“双检测”、取得阴性报告后,务必严格自我约束,做好居家隔离防护(包括与家人、亲友之间),切不可因检测结果阴性产生麻痹松懈心理,要对自己和家人的健康负责,对同机人员的健康负责。

坐落在泰兴市根思乡宣泰路173号的烈士陵园,纪念的是“爆破大王”、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国战斗英雄、中国人民志愿军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

二、切实做好行前及旅途中防护。

文章称,这一事件,做法之蛮横,让人震惊;性质之恶劣,令人发指。在一个所谓“法治”国家,一无正当理由二无确凿证据,肆意搜家盘查并扣押私人物品,完全是在赤裸裸制造针对中方机构人员和友华人士的“白色恐怖”。

另外两张照片都是杨根思生前的个人照,由曾任杨根思班长的吴春林保存,是杨根思送给老班长留作纪念的。

1950年11月29日,杨根思带领3连冒着零下40摄氏度的严寒投入第二次战役,阻击南逃的美军陆战一师以及英军部队。在战斗最激烈的小高岭1071高地,他带着3排坚守阵地。

1950年12月26日,《新华日报》头版刊发报道《杨根思英雄排的不朽业绩》,用这样的文字追述杨根思和战友们的大无畏英雄气概。

“老连长牺牲时,我离他只有100多米,远远地就看到了火光。”采访中,杨德盛老人又一次回忆起当时激烈的战斗场景,他一直记得老连长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别给我丢脸啊,别当孬种啊!”

“他是个大英雄!”在翁海林的讲述下,杨根思的传奇故事回放在记者面前。

“‘班长,你帮我填。’杨根思说,小吴班长在入党动机一栏一笔一画工整地写着‘跟毛主席、跟共产党革命到底,上刀山、下火海不变心,不怕苦不怕死,为推翻三座大山,解放全中国,解放全人类,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小吴班长写完以后,又读了一遍,杨根思意难表,言难尽,还有多少话要对党说,还有多少决心要对党讲,他想了想,又激动地说:‘班长,再替我加上一句,我这一辈子都交给党了。’”

与此同时,情报人员还搜查了澳新南威尔士州工党议员莫斯尔曼住所和办公室。理由是莫曾多次公开称赞中国抗疫成就,批评澳对华政策,澳有关部门怀疑莫是中国代理人。

在杨根思的战斗故事中,“爆破大王”这个称呼出现的频率非常高。解放战争期间,他用炸药包俘虏国民党军一个排,被授予“华东一级人民英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