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翼装飞行失联女大学生找到了已不幸身亡!这项运动究竟有多危险

翼装飞行失联女大学生找到了已不幸身亡!这项运动究竟有多危险

近日,一则“北京女大学生在张家界天门山翼装飞行失联”的消息引发关注。

5月18日,据红星新闻报道,从一位参与救援的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救援队已找到女孩,该失联女孩已去世。

事发后,搜寻搜救工作一直持续不间断进行,但因失联翼装飞行员未携带手机、GPS等设备,加上近几日持续降雨,山内云雾大,能见度低,地形险峻复杂,给搜寻搜救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

揭秘翼装飞行:死亡率一度高达三成

天门山——翼装飞行的胜地

据红星新闻,有着丰富的超极限运动组织经验的“方泽体育”创办人李良东表示,其曾多次在张家界天门山合作举办翼装飞行世锦赛,国内像天门山这样有天然优势的翼装飞行场地非常少,所以很多赛事、训练是在这里完成的。

事件回顾:女大学生参与翼装飞行失联

2017年1月,被称为加拿大“翼装侠”的格雷厄姆·迪金森因独自在天门山东线玻璃栈道进行翼装飞行训练时摔亡。

“背死跳”,这是翼装飞行的另一个称呼,由于挑战者飞行高度有限,用于调整姿势和打开降落伞的时间仓促,飞行的危险性和难度极大,此外,滑翔过程中撞上悬崖山峦等障碍物也异常危险。因此翼装飞行是一个属于勇敢者的游戏,稍有不慎,就会给运动员造成生命危险。

小刘的好友、国内资深跳伞人士王先生是帮忙联络和组织救援队的成员之一。王先生表示,小刘的翼装飞行在国内女生中排在前5水平,事发时小刘系参加一档节目拍摄,当天有摄影师伴飞,尚不清楚当天小刘在飞行途中航线偏离并失联的原因。

越是面临困难挑战,我们越要观大势、谋全局,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做好自己的事,走好自己的路,牢牢把握发展主动权。高质量发展既是遵循经济发展规律、推动经济健康发展的必然选择,也是从眼前的危机和挑战中抢抓和创造机遇的客观要求。

据5月16日湖南张家界天门山国家森林公园对外发布通报:5月12日,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当日11时19分,参与拍摄的两名翼装飞行员从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进行高空翼装飞行,其中一名女翼装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因偏离计划路线导致失联。

业内对学习翼装飞行的规定也特别严苛。美国跳伞协会规定,学习翼装飞行前,必须要有200次以上的高空跳伞经历,还需要通过安全课程和理论考试测评。

此前已有多位飞行运动员在天门山出事。

2013年10月8日,有着六年跳伞经验的匈牙利翼装选手维克多·科瓦茨身着橘黄色翼装跃向天空,几十秒后,他的身影在张家界天门山盘山公路第84道弯处附近消失不见。

一个叫作“Blinc Magazine”的低空跳伞爱好者论坛就附带了一张死亡名单,名单记载,从1981至2019年,有373名人因低空跳伞遇难。

上述通报称,失联翼装飞行员曾在国外经过系统的翼装飞行专业训练,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

据南方都市报援引知情人透露,该名失联的女大学生姓刘,系资深跳伞爱好者。5月12日当天,小刘应邀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参加一项节目拍摄,飞行活动也得到景区批准,“她这次是从直升机出舱起飞,是低空翼装中比较低级别的。”知情人士说,当天11时许,小刘的飞行航线突然偏离,随后失踪。

创新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第一动力。我们要持续推动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实施一批变革性、牵引性、标志性举措,着力把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做强做优,让经济“肌体”更加强健有力;要大力加强科技创新,在新基建、新技术、新材料、新装备、新产品、新业态上不断取得突破。总书记此次考察的太钢不锈钢精密带钢有限公司就是这方面典型,这家企业正是依托先进生产工艺,以其“超薄、超平、超硬”的产品特性取得快速发展。要挖掘市场潜力,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使生产、分配、流通各环节更多依托国内市场实现良性循环,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不失时机推动中国经济漂亮“转身”。

第二天,历经十几个小时的深山搜寻,沿着绝壁攀岩而下的救援队员找到了维克多·科瓦茨的遗体。

此外,培训机构在本市中小学和幼儿园返校开学前不得开展线下培训及服务。

多名小刘的好友证实,小刘接触翼装飞行有近3年时间,“国内翼装飞行爱好者加上专业队伍,估计1000人左右。”这个圈子很小,她属于悟性很高、对这项运动很专注的人,在所有年龄段,她目前达到的水平都是很厉害的。”“一定是有什么突发情况,导致她这次偏离了飞行轨迹。”

越是艰险越向前,任何困难都阻挡不了中国人民前进的步伐。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只要我们坚定信心、持续奋战、久久为功,在高质量转型发展的征程中行稳致远,就一定能够实现我们的奋斗目标。

从2011年开始,翼装飞行世界锦标赛每年一届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举办,山峰奇绝险峻的张家界也成为全球最吸引翼装飞行运动员的胜地之一。张树鹏介绍,除了张家界地理环境符合翼装飞行运动对场地的要求,景区相对成熟的配套设施、便利的交通等也是吸引因素。专业赛事的举办无疑推动了这项运动的发展,将文旅作为“主打牌”的张家界市也曾多次对极限运动活动进行大力宣传,促使原本小众的翼装飞行等极限运动逐渐进入大众视野。

不过被称为“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的张树鹏说:“翼装飞行运动在发展初期死亡率达到30%,但随着这项运动的发展,包括装备的迭代升级,技术规范不断完善,安全性在不断提高。依然使用这一数据来说明翼装飞行的风险并不客观准确。”2019年,张树鹏和几名国外翼装飞行运动员一起做了严谨的数据统计,结果显示,全世界翼装飞行运动的事故率在千分之五左右。

另据南方都市报,18日13时许,涉事女生的好友王先生确认,当天10点多找到了遗体,“已经不在了。”王先生难过称。

在高质量转型发展上迈出更大步伐,需要我们在抓改革落实上下更大气力。要持续在国企国资、财税金融、营商环境等重点领域攻坚克难,着力解决制约我国发展的突出矛盾,力争创造更多实质性、突破性、系统性成果,充分释放经济发展的潜力,形成促进高质量发展新动能。以山西为例,为了破解“兴于煤、困于煤”的难题,这个资源大省大力建设转型综合改革示范区,下出转型发展的关键一步棋。总书记在考察中特别勉励当地干部,“争取早日蹚出一条转型发展的新路子”。

张家界天门山一直是翼装飞行者乐此不疲的乐土。

什么是翼装飞行?运动员从高处(比如山谷、高楼、大桥、飞机等等)跳下后,借助身上穿戴的翼膜结构的翼装进行滑翔,飞行过程中运动员需要运用肢体动作来掌控滑翔方向,进行无动力的空中飞行,其下落最大速度每小时50公里,前进速度可达每小时200公里以上(最高时速289公里/小时)。直至达到安全极限高度(跳伞高度越低越危险),运动员才打开降落伞着陆。

事发后,摄制组和天门山景区立即调动两架直升机和多架无人机在所有可能降落的山体上空进行地毯式搜寻。当天下午,当地政府迅速抵达现场开展搜救工作,调度消防队、蓝天救援队、摄制组、景区工作人员以及熟悉地形的当地村民第一时间开展联合搜救。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红星新闻、红网、澎湃新闻、南方都市报

这起事件引发各方关注,也让“翼装飞行”这项极限运动进入了普通公众的视野。

有资料显示,该项运动初期,死亡率一度达到30%。甚至连翼装服饰的创始人都在1998年的一次飞行中因失误而摔死,但这丝毫阻止不了狂热爱好者们的挑战脚步。

在高质量转型发展上迈出更大步伐,需要我们化危为机、乘势而上,力求变被动为主动,不断开拓发展新空间。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社会带来了诸多挑战,但也倒逼出一系列新模式、新业态,为我们创造了找差距、补短板、强弱项的机遇,提供了转型升级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