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直播卖剧本在线创投何以为好故事找到对的人

直播卖剧本在线创投何以为好故事找到对的人

国内首场线上编剧“路演”举行,探索互联网时代剧本开发的创新模式

直播卖剧本,在线创投何以为好故事找到对的人

巨额的投资损失,导致一季度黑石集团净利润为-26亿美元,同步比下滑336%。

原因很简单,黑石的主要成本是人员开支,薪酬成本能占到总成本的85%以上。而按照黑石的薪酬计算方式,因为业绩太差导致未变现投资的绩效分配为负,2020年一季度黑石的员工们不但没有工资,而且还要倒贴公司8.4亿美元!

如果没有疫情,2020年本是黑石局面大好的一年。2019 年黑石集团管理规模大举扩张,总AUM首度突破5000亿美元大关。

巧得很,黑石集团刚刚披露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单季度亏损26亿美元,创下了黑石自2007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亏损记录。

直播购物在支付完成后即告段落,可离开直播间对于带货的编剧只是刚刚迈出了第一步。首次“在线创投”后,各种声音驳杂。点赞的、批评的、观望的,汇拢起来大致可归为三条:能否帮剧本找对人,可否在创意公开后规避被抄袭风险,是否具有长效的可推广性。前两条恰是国内编剧尤其是新人编剧的困境。

黑石集团的业务板块有四个,分别是不动产、私募股权、对冲基金、信贷与保险。这4大板块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负收益,最严重的是私募股权中的企业股权投资,收益率是-21.6%。只有PE二级市场投资仍然取得了1.8%的正收益。

看起来,这场直播既有传统影视节创投平台的影子,也是在为好故事找到对的人。但在“入场”等方面两者有根本差异,直播更像是一场不设门槛、超越了时空的“在线创投”。在主办方看来,把以往的剧本服务转到线上公开进行,一方面是疫情防控大局下的权宜之计;另一方面,何尝不是在探索互联网时代剧本开发的创新模式——帮编剧尤其是新人打破人际圈层,让影视资源进一步流通。

细心的读者可能发现了一个反常的现象:一季度黑石的净利润-26亿美元,要高于-31亿美元的总收入,这是为什么?

为了规避被抄袭的风险,直播间从一开始就规定“全本”才能上线。如此,即便个别创意被复制,短时间内也很难勾勒出全本的模样。未来,主办方会在直播中安排类似“创投导师”或“特约观察人”的角色进驻,引导编剧写得了故事、讲得好故事,更有能力改善故事。

以下是黑石2020年一季度损益表,单位千美元:

另外,苏世民强调,黑石是以强大的实力走进这场全球危机的。黑石刚刚完成了2500亿美元的新一期旗舰基金的募集。“我们有充足的资本储备、长期的基金结构,并且我们有超过1500亿美元的可投资金,比行业中的任何其他人都多。因此我们处在独特的优势地位,可以在历史性错位时期进行投资。”

黑石的投资损失是投资组合账面价值的降低,而不涉及现金损失。因此,虽然巨亏,但在一季报发布的同时黑石集团还是宣布将派发季度股息,在2020年5月4日止记录在册的A类普通股持有人,每股派发0.39美元的季度股息。该股息将于2020年5月11日支付。按黑石目前48美元的股价,股息率约0.8%。

2020年一季度黑石集团又募了273亿美元,总AUM进一步提升至5380亿美元。这其中,收取管理费的资产管理规模为4231亿美元,同比增长20%;永续资本管理资产达1011亿美元,同比增长32%。

编剧“带货”靠什么,创作的资历、公开演讲的能力,抑或编剧的个人魅力?“都能加分,但现阶段权重最高的依然是一个好故事。”此次活动的主办方“编剧帮”平台创始人、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秘书长杜红军说,无论从当天直播进行中的互动区还是活动结束后的反馈来看,“一个踏踏实实写了数年的、深入采访过并有着生活底气的故事,都能赢得大家关注,也是今后创作的主流方向”。

编剧“带货”靠什么?资历、能力、魅力都不如故事的竞争力

黑石集团过去30年来的700余笔投资中,只出现过一例破产,苏世民在他的新书中说,这次破产让他刻骨铭心,这也是黑石“永远别亏钱”信条的由来。

■本报首席记者 王彦

但在一季度巨大的投资损失面前,管理费的增长完全是杯水车薪。

比如《奶嘴先生》的创作者偏向介绍剧名暨故事灵感的由来:“身边女性朋友常吐槽,怎么男人都长不大呢?”互动区提问对标作品,编剧表示,虽不完全像,但可对标韩剧 《绅士的品格》。

“黑石集团第一季度的财务业绩反映了由COVID-19大流行引起的前所未有的市场和全球经济状况。尽管面临极端挑战的环境,我们仍继续为股东创造可观的现金流量。

苏世民:黑石目前的资金实力超过所有人

最大的不同还在于五位编剧的“推销”方式,以及围观者的反响。相同的时间,有人选择带着详细文案上阵,有人的亮点在于“一句话概念”,也有编剧认为创作理念才是关键。

“在线创投”后怎么走?在磨一磨、扶一把中寻找未来“巨人”

皮涅拉还宣布,智利的大中小学和幼儿园中,如出现一名学生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则全年级停课14天,如出现两名或更多感染病例则全校停课14天。

一切正如首场直播的开场白,“希望这个尝试能给行业一些启示,而不是简单的电商直播复制”,万一哪天,真的有行业“巨人”从中诞生了呢?

在杜红军看来,他们想做的,不仅是利用互联网来扩大剧本供需两端的“配对范围”,“我们还希望编剧能从直播间里得到某些启示”。比如首次直播中,带着处女作前来的新人在互动区里看见了一些颇有裨益的建议——“突出亮点,砍去支线”“故事直接从两人开车上路比较有吸引力”。能在公开直播间里和专业人士、投资方、普通观众狭路相逢,如此交流对于埋头创作的人弥足珍贵。

黑石2020年一季度财报截图,单位千美元

《爸爸的诡计》完全是另一种风格:事无巨细。在十分钟的讲故事时间里,当晚唯一女性编剧把儿子偷车、早恋、打工、想当网红等细节和盘托出,故事核心直到七分钟后姗姗来迟:留守少年险些走上犯罪道路,其父用三十六计来教育他。虽被吐槽“过于细致”,可细致的好处也是显见的,几乎可让人构思出这部电影的部分分镜头,也能预估出800万元左右的投资体量。

当天,因首都圣地亚哥一所学校校内出现确诊病例,智利宣布暂时关闭这所学校,这是智利有疫情以来首次采取此类措施。

新西兰汉堡王总经理Michelle Alexander表示,“何时能解封还是一个未知数,经济恢复速度也有很大不确定性。在这种情况下,公司的股东决定不再向公司投入任何资产。”

另外黑石集团还单列了基金投资收益(指作为LP投资于其它基金)。2020年一季度,黑石集团的基金投资活动收益为-3.27亿美元,同比下降351%。总之是直投也亏钱,做LP也亏钱。

结合新西兰汉堡王破产,才能听出苏世民这话背后的杀伐决断。作为全球最大的PE,黑石的资产管理规模超过5000亿美元。一季报显示黑石集团管理的可投资资金达1515亿美元,是历史最高水平。即便现金储备雄厚,在疫情之下,对认为不值得拯救的企业,黑石并不愿意浪费哪怕一分钱。

2020年一季度,黑石集团的总投资收益是-42亿美元,同比下降460%。这导致总收入为-31亿美元,同比下降251%。

当然,按一般的做法,这笔钱只是记账上,用以后的投资绩效分配来抵扣。

在整个公司的35年历史中,我们经历了许多困难时期,包括全球金融危机,才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我们的经验表明,尽管资产价值可能会暂时降低,但强大的资产最终会恢复。”

规模的大幅增长,让黑石集团2020年一季度的管理费收入达到9.4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6%。

有的制片人将传统电影节的创投模式作为参照,认为此次“创投”门槛低了些、专业建议少了点。不过也有编剧同行感同身受地表示,线上举行、后期可回放的直播,相当于一次打破了物理空间与时间限制的剧本推介会,“养在闺中”的原创剧本有了更多被看见的可能。而对于各影视公司来说,除了自主开发、到线下电影节创投单元寻觅外,线上打捞无疑是种良好补充,“广撒网,多敛鱼,择优而从之”。

直播间的“我”大致能这样定义:“我”的故事世未知——纯原创,“我”还在微时人未识——资历浅人脉薄。而围观的“你”不设边界,可能是全国影视公司的策划人、投资人,也可能是许多困于相似境遇的同行,还有纯看热闹的普通观众。

在财报会上,苏世民表示:

在上上周与高瓴资本张磊对话时,苏世民被张磊问到,对所投资的企业应对疫情给过什么建议,苏世民说:“必须要确保有足够的资金,自身不能够很懈怠,要随时做好打攻坚战的准备。”

我有故事你有资源,茫茫人海何以相见?4月3日晚,一场线上编剧“路演”在网上直播间举行。一个半小时内,五位编剧上线吆喝自己的故事,4700余人进入直播间,当晚就有七八位“买家”表示有意向继续接洽。

首次挑战的五位编剧“出处”不一,科班的、非职业的、试水过短片的,甚至还有获得过电影节扶持奖项的相对资深人士。五个故事类型不一,既有视角在身边的都市男性题材轻喜剧《奶嘴先生》,也有同样发生在都市,故事却充满魔幻气质的《迷夜追踪》;既有灵感源于网络的软科幻与公路混合类型片《宇宙之外》,也有从现实生活出发关注留守少年的《爸爸的诡计》和刑侦网剧《传销网络》。

此外,智利还宣布,3月19日至4月19日期间,国内所有足球比赛将全部实行空场比赛。

但在2020年黑石的金身又一次告破了。4月14日,黑石集团控股企业新西兰汉堡王母公司申请破产接管。2011年黑石集团收购新西兰汉堡王花费了1.08亿纽币(约合4.63亿人民币)。目前新西兰汉堡王拥有83家门店,疫情导致门店关闭,现金流断裂,而黑石选择任其破产,不做任何救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