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CL科技销售人员高达648亿年薪力撑华星光电964亿净利润

TCL科技销售人员高达648亿年薪力撑华星光电964亿净利润

    4月8日,TCL科技进入深股通前十大成交活跃股,成交额位列第8,港资成交4.05亿,净卖出1.68亿,净卖出额占其当日总成交量的6.49%。TCL科技最近一个月股价下跌27.63%。股价波动除整体市场波动影响外,TCL科技3月31日交出重组后的首份答卷,也差强人意,或成为股价波动的因素之一。

2019年,TCL科技实现净利润36.58亿元,其中投资收益34.43亿元,占比净利润比例高达94.12%;其他收益19亿元,其中研发补助18.12亿元。也就是说,TCL科技净利润构成中,仅投资收益与其他收益两项合计即高达53.43亿元。和讯网分析得知,2019年华星光电销售人员平均年薪更是高达129.34万元,是其竞争对手―京东方销售人员平均年薪的4.13倍(2016年―2018年)。

连续18天,从“火眼”实验室到日海方舱医院,李安辉一直在前线,跟着建设队伍跑。他用镜头记录建设过程,捕捉背后故事。

京东方2016年―2018年,销售费用率有递增趋势,三年平均为2.87%,财务费用率呈V型,三年平均值为2.90%。

TCL科技销售费用率与财务费用率,均高于京东方2016年―2018年对应财务指标,销售费用率更是高出京东方5.61%。

由上表对比可知,京东方2016年―2018年销售费用率及财务费用率为2.87%、2.90%,而华星光电2019年销售费用率与财务费用率则分别为8.48%、3.48%。

重组后以液晶面板为核心主导的TCL科技,究竟能否一如既往将领航人李东生的长袖歌舞的资本筹划完美的演绎呢?

“有,也没来得及卸货。”

“有,在大巴车上,没卸货。”

李安辉给记者讲述的“战疫最前线”中,有“头靠在一袋螺丝钉上都能睡得着”的工人,有“自发捐款买水果慰问住在同一酒店外省医疗队”的建设者,还有本地“62岁的老爷子主动来帮工”……他说:“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

无法停止的在建工程投资与持续融资、借款及股权质押,TCL科技能否在液晶面板市场走出一条非同寻常的路?

华星光电2019年销售人员人均年薪129.34万元,是京东方销售人员近3年(2016年―2018年)平均年薪的4.13倍。

根据年报,TCL科技2019年销售费用构成如下:

成昶云川在朋友圈看到“日海方舱医院紧急招人”的消息,他告诉父母他想去,最后却是一家三口驱车赶赴一线。他们到达方舱医院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他们接到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将床上用品从仓库搬过来,然后铺好。到14日凌晨5点起,他们已经累计搬运了床上用品几百件、铺床40多个。

根据翰林汇的年报,其2019年销售人员1,014人,其销售费用构成如下:

李东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TCL科技股票被质押数量9.51亿股,占其所持股权数量比例77.80%。

张师傅的大儿子一会儿爬上板房,一会儿爬下来,一会儿越过一米来高的风管,一会儿操起电动螺丝刀紧螺丝,身手极为矫健。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娴熟,他笑着说:“别看我这几年做美发,我爸早些年教的童子功还在呢!”

和讯网梳理TCL科技年报发现,其2019年销售费用28.58亿元,占比营业收入3.86%,扣除翰林汇2.74亿元销售费用(收入208.36亿元),华星光电2019年销售费用高达25.84亿元。

华星光电2019年销售人员平均年薪129.34万元,是同期翰林汇销售人员平均薪资12.39倍。

2009年筹划布局液晶面板以来,TCL科技及其前身TCL集团累计再融资169.03亿元。其用于质押及抵押贷款的资产合计479.27亿元,其中固定资产用于抵押总额最高达365.72亿元;短期借款合计120.70亿元,其中信用借款112.92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质押借款7.55亿元,应付利息2320万元。

成昶云川今年27岁,见到他时,他正在一个方舱医院中铺被子。和他搭档的是一个中年女子。他们非常细心,一丝不苟,床垫、床单、被子、枕头,一样一样扯得通通顺顺,摆放得整整齐齐。在拍摄过程中我了解到,他们是母子关系,母亲是纺织工人,儿子是数控机床的程序员。成昶云川还告诉我,除了他们母子俩,身为建筑工人的父亲也来到了工地一线,和工人们一起安放床位。

凭借这场胜利,西西帕斯职业生涯首次完成了卫冕,他将收获250个ATP巡回赛积分,同时拿到116030欧元的奖金,获得亚军的奥热-阿利西亚姆将获得150个积分和64225欧元的奖金。(完)

TCL科技:何以造就华星光电10年倒V型成长路

和讯网将对其净利润构成进行分析,探究重组后的TCL科技及其核心子公司华星光电的核心竞争力究竟如何。

比赛开始后,这位二号种子三次破发成功,并且挽救了四个对手的破发点,最终耗时86分钟取得比赛的胜利。

其实,在这个繁忙的工地上,这些镜头随处可见。

当问到为什么前来帮忙时,成昶云川很腼腆地说:“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出来做点事,尽点力,早日战胜疫情,让武汉快些恢复正常,也是好的。”

2019年,TCL科技在建工程依然高达335.78亿元,建成之后面临的资产折旧费用,依然是摆在重组后定位半导体及材料为核心的TCL科技面前的一道难题。

“你们俩去搬一袋枕芯过来!”

与华星光电竞争对手京东方对比一下,或许更能说明华星光电销售人员薪酬的“市场竞争力”。

提起TCL科技,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应该是董事长李东生,这位多年前倡导鹰的重生的传奇人物,在引领TCL战略布局及资本谋划等方面,确实将鹰的文化演绎到“极致”,各产业高管变动几乎是家常便饭。2019年,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并更名为TCL科技的TCL集团,却交出一份渐进式倒退答卷。

华星光电销售人员人均年薪129.34万元,为京东方4.13倍

晚上七点多,她们下楼来吃饭。几个小姑娘拿着盒饭,不知道要往哪里去。我告诉她们,大家都是蹲在地上吃饭的。她们学着工人的样子,就坐在路牙子上。打开饭盒时,有一个小姑娘惊叫起来:“居然有白菜!这里居然有白菜!我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过蔬菜了!”她们说,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蹲在风中吃饭,这种记忆估计要保留一辈子。

在交谈中,张师傅告诉我,大儿子在孝感开美发店,小儿子跟在身边做暖通。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他们留在武汉回不去,正好工地上缺人,就带着两个儿子加入了医院建设的大军。好在女眷和两个孙子一直待在乡下,现在都很安全,他们也就没了后顾之忧。

后续,和讯网将分析TCL科技的费用构成、在建工程与存货及应收账款周转情况,多角度分析重组后TCL科技的核心竞争力。

一群90后女孩的任务就是将床上用品从百米开外的仓库搬到医护人员住宿的楼上。这栋楼有六层,300多个床位。

销售费用率与财务费用率业内最低缘何而来?

2019年TCL科技销售人员数量1,430人,翰林汇销售人员数量为1,014人,那么,华星光电销售人员数量为416人。

“好吧。来碗泡面也好,饿死了!有开水吗?”

巴拉圭法国鲁伊斯则表示:“这种行为是对巴拉圭国家利益的严重侵犯,他们极有可能逃离,他们是非法进入巴拉圭,现在仍然以非法手段留在这里。”

行业差别一定程度上也是导致销售人员薪酬差异的核心,因而同行业之间的对比更具参考性。

13日晚上,我在施工现场见到张师傅带着小儿子在做风机接头。一会用锤子敲,一会用螺丝刀顶,他不停地重复上述动作,直到将防火帆布两头都接起来。当时,张师傅已经满头是汗。

由于华星光电缺乏以往年度数据对比,因而和讯网将京东方2016年―2018年三年销售费用及财务费用做了整理,详细如下表所示。

除了四件套,其他床上用品都装在麻袋里,一个麻袋重五六十斤。对于这些90后的女孩来说,这样的重量有点超出她们的承受能力。一个人扛不动,那就两个人抬,抬累了,就放在地上拖一程。搬完后,顾不上擦一把汗,就两三个人一组,拆分袋子,挨个房间铺床。

由于京东方2019年年报尚未发布,和讯网选取其2016年―2018年销售人员数量及薪酬整理如下(数据来源―京东方历年年报):

她们都是华中人才市场的工作人员,有的从武昌来,有的从汉口来,一共来了三十多人,一半以上是女性,最小的只有20岁。

在当地时间上周六,小罗和他的哥哥被送入了亚松森的看守所,法官下令将他们两人羁押,并不允许被保释。《马卡报》曾表示,小罗会被监禁到最终宣判,而他很可能会面临长达6个月的监禁。

2016年―2018年,京东方销售人员平均薪酬呈明显下降态势,期间平均年薪为31.32万元。

和讯网此前报道如下:

翰林汇2019年销售人员年均薪资10.81万元/人,同比增长3.54%(2018年为10.44万元/人,职工薪酬8,970万元,销售人员859人)。

2019年,华星光电销售费用与财务费用及其占比营业收入情况如下:

13日晚上九点多,在现场值班室里,一位大姐正在风风火火找东西吃。

TCL科技2019年年报曾明确表示,通过高效的产线投资策略、产业链协同优势和优秀的管理水平,TCL华星(华星光电)在产业周期低谷始终保持行业领先的运营效率和效益。自投产以来,TCL 华星发挥双子星工厂聚合效应,通过高效产线布局提升产能扩张效率;发挥产业链一体化优势与极致效率成本措施实现销售费用率和财务费用率业内最低,突破行业周期低谷,蓄势下一轮行业成长。

这意味着,TCL科技四季度扣非净利润亏损26,828万元。

13日下午,我在拍摄暖通班组作业时,见到了前来报到的张师傅。今年五十岁的张师傅来自红安,有着二十几年的暖通施工经验。此前,他带着两个儿子奋战在雷神山。雷神山完工后,父子三人立马赶了过来。

从以上表格可以看出,同样是TCL科技的控股公司,翰林汇与华星光电的销售人员薪资可谓冰火两重天。

“你们俩去搬一袋床垫过来!”

大姐告诉我,她家住东西湖区的吴家山,她平时开货车运货。这些天来,她一直帮着运送各种物资,除了武汉市内,孝感、黄冈、咸宁等周边县市,她都跑了个遍。她说,今天已经跑了两趟。咸宁这一趟,下午五点出发的,九点多才回,正好错过了饭点。“说实话,我也很累,也想打退堂鼓。看到你们搞得那么火急火燎,我也豁出去了。”

在一期施工单位中交二航局承建的一栋厂房内,上千张床位已布置完成,病床设有顶棚,席梦思、床头柜、电热毯、空气净化器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

这似乎与TCL科技年报所称“华星光电实现销售费用率和财务费用率业内最低”相左。

“你们几个去搬四件套!”

2019年上半年,TCL科技扣非净利润为25,047万元,2019年前三季度扣非净利润50,340万元,2019年全年,扣非净利润降至235,12万元。

销售人员薪资的高企,是否也是华星光电增收难增利的根本原因之一?

当然,费用高企,也是TCL科技2019年增收难增利的重要原因,存货与应收账款周转率也呈明显下降态势。